• 《最后是你》全文阅读,《最后是你》txt全集下载,周玖玖的小说 2018-03-28
  • 急眼!巴坎布抱摔肘击对手 一脚射门却不着边际 2018-03-28
  • 医毒双绝:魔帝的音驭兽妃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跑男之神级摄影师最新章节,跑男之神级摄影师全文阅读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澜沧江-湄公河青年友好交流活动开幕 2018-03-28
  • 十佳农民,现代农业追梦人 2018-03-28
  • CBA季后赛:斯隆回归 宏远客场大胜卫冕冠军 2018-03-28
  • 这些5A景区门票价格,今年有望降下来!(附部分景区票价) 2018-03-28
  • 快穿之女配黑化吧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全文阅读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张涿张家口管理处指导黄帝城收费站安全生产工作 2018-03-28
  • “长跑”才能“领跑”莫让质量问题成为领跑者“鞋里的沙子” 2018-03-28
  • 国足“中国杯”大名单公布 恒大共有8将入围 2018-03-28
  • 民大学子寄语两会:希望家乡和祖国越来越好 2018-03-28
  • 第八章 抛尸庙下(3) 2018-03-28
  • 简直是在侮辱我们智商!三八步枪可以扫射、大和号开进长江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赛车pk10 > 若绯重生记 > 第九十五章 顺风车

    第九十五章 顺风车

            踏着日落的余晖,若绯和潘思言下了公交车,潘思言伸出手,若绯犹豫了下,还是微微摇了下头,刚才在车上因为没有人看到,他们手牵着手倒是没什么,可是现在下了车,马上就要进村了,再要是手拉着手,就有些影响不好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回头含笑望着若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会被看到?!比翮承∩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潘思言笑了,从来都觉得这人胆大妄为,现如今却为了一个牵手而胆怯了,顿时觉得好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再说你不是答应跟我好了么?”潘思言问道,“还是你后悔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赶忙摇头,娇俏的小脸泛红了,“不是,影响不好,会被人说闲话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村里,他们这么做会引来不少闲言碎语的,若绯不想被人议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潘思言一愣,立马明白过来,自己大抵是高兴过头了,倒是把这茬忘记了,顿时有些扫兴,不禁有些希望录取通知书快些下来,他们上了大学,就没有这些忌讳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就跟以前一样?!弊钪张怂佳曰故峭仔?,收回了手,跟若绯肩并肩往前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也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小绯,你今年去你爸妈那边吗?”潘思言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等通知书下来了大概要过去?!比翮承牟辉谘傻鼗氐?,主要是想到通知书下来后,大抵就要跟潘思言分开了,以前不觉得什么,可是现在却是有些不舍,毕竟他们才刚刚确定关系,若绯不大想跟潘思言分开太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爸妈过年的时候也没回来,你们都一年多没见面了,也是要过去看看,好在现在高考结束了,不用像前几年那样精神紧绷,连出去玩都不敢?!迸怂佳圆⒚挥兄饕翮车那樾?,反而轻松地开口,“也不知道魔都咋样,是不是比黄江市还要繁华?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胡乱地点了点头,黄江市哪里能跟魔都比,只是此时她没有心情去描绘脑海里那个繁华的城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了半天,却不见若绯有回应,潘思言不禁停下脚步,奇怪地看了看若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不舒服么?”伸手朝若绯额头摸去,没有热,难道是累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温温的手心覆上额头,若绯仿佛被烫了一下,有些慌张地想别开头,可是又停了下来,轻轻开口:“没事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潘思言移开了手,眼角泛起一丝笑意,“那就好,我们走快点吧,回家就可以好好休息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点了点头,跟着潘思言往回家的路上走去,没多久就到了潘思言家,潘思言并没有停下来,而是继续陪着若绯往前走,不过两家本来就是邻居,虽然说是陪着若绯,也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到了?!毖鄢蜃趴斓矫趴诹?,若绯努力装出往日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潘思言低下头,望着若绯笑了笑,“怎么,难道还不许我跟汪婆他们打个招呼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被问得一窒,顿时也觉得自己有些不自在,往日里潘思言陪她回来总要跟家里人打个招呼,哪里像现在这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完潘思言率先走进屋里,“汪婆,我跟若绯回来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声音的汪美云人从屋里走出来,笑着迎上来:“哦,那你们都去哪里玩了,开心不,这一路上累了吧,赶紧进来坐会儿,喝点水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,去了天然寺,还有另外两个同学一起,都求了签,是上上签?!迸怂佳缘挂膊豢推?,进了屋就坐下,一点儿也没把自己当外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闻求了签,老人家立马就来了兴趣,回头望了一样没怎么作声的孙女一样,求证似的问道:“小绯,你也抽签了?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点了点头,笑着回道:“嗯,是上上签,于读书进学有益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若绯这么一说,老人家双手合胸前,嘴里念了句佛,才道:“菩萨保佑,我们小绯能进个好大学就好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年代的人对读书有种执念,总觉得读书出息了就能出人头地,所以汪美云才会这般在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念完佛,汪美云这才动手招呼潘思言喝水,顺便问了问两个小家伙去庙里的事情,二人倒是耐着性子把出游的事儿说了一遍,汪美云听着不时点点头,对于两个孩子出去游玩的事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确立了关系,潘思言来找若绯的时间愈频繁了起来,以前只是偶尔过来一趟,现在几乎天天都会过来,不过为了避人耳目,两个人在人前还是维持着以前的模样,不过偶尔潘思言陪若绯去山上采药,或者若绯陪潘思言去鱼塘里钓鱼的时候,两个人也会在人后拉拉小手,其他的却不敢越雷池半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天若绯和潘思言一起从外面钓鱼回来,大抵运气不错,潘思言钓了一条两斤多重的草鱼和其他的小鱼一串,两个人提溜着穿鱼的草绳有说有笑地走回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刚刚走到自己门口,若绯就看到一辆军用吉普停在自家门前,不禁有些奇怪是谁的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绯,你家是不是来客人了?”潘思言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一起去看看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潘思言应了一声,就跟着若绯朝屋里走去,一进门就见堂屋里坐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军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绯?!被犊斓纳舸幽侨俗炖锖俺隼?,如此同时那人猛地站起了,一副十分激动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一愣,脸上渐渐疑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若绯张口问道,那是一种潘思言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疏远语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人原本灿若繁星的眼眸刹那间暗沉了下来,视线来回穿梭在他和若绯之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谁?”那人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回头看了看他,然后淡淡地开口:“与你无关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简单几个字,潘思言可以感觉到面前的空气一冷,明明是七月的天,他竟然有种冷嗖嗖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绯,怎么了?”下意识里,潘思言觉得对面的人来者不善,于是不自觉地往前一步,隐隐挡在若绯的前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潘思言的这么一个小动作,让若绯不禁心中一暖,不过面上却没显,反倒开口道:“思言,你先回去,我这边有点事儿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潘思言一愣,皱眉望着若绯,那表情仿佛在问是不是遇上麻烦了,若绯轻轻摇了摇头,示意他先回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僵持了一会儿,潘思言率先败下阵来,心里叹了口气,才将手里的鱼递过来,“那我先回去了,这鱼你拿着让汪婆煮给你吃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点了点头,潘思言再次挑了挑眉毛,那意思自然是在问自己真的不能留下来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不为所动,潘思言只得悻悻地转身,然后忧心忡忡地走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李进军看得青筋暴起,若不是还留着一丝理智,他恨不得将这个跟若绯眉来眼去的小子撕成碎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谁?”终于等那个毛头小子消失在拐角处,李进军才再次出声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没回答,只是看了他一眼,就准备提着鱼往灶间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李进军挡到她前面,一脸不善地望着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凭什么用这样的表情看她?若绯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气来,原本就是不相干的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无关,让开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李进军冷冷望着若绯,伟岸的身躯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立在那里一动不动,整个人散出暴戾的气息,仿佛是一头受到挑衅的猛兽,随时都有扑过来将一切撕个粉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皱了皱眉头,心里生起一些不安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,汪美云从后面走了出来,“小绯,你总算回来了,这是小李,都等你半天了,是你爸妈让他顺路带你去魔都的,说是你高考完了也该放松放松,就接你去魔都好好玩一玩,等通知书下来了,再一起回来给你办酒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汪美云的出现让李进军微微收敛了浑身散的冷气,只是一言不冷冷立在那里,很显然内心的火气还没有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婆,你说什么?”若绯有些不敢置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汪美云听到若绯如此惊讶的声音,不禁好笑地开口:“怎么,听到要去魔都见你爸妈了,就高兴成这样了?赶紧叫人,人家小李可是等了半天,说是有任务不能耽搁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实在不明白她家婆哪里看出她是高兴,明明是惊吓好不,只要想到要跟李进军一路同行,她心里就十万个不舒服,同时也搞不懂她爹妈心咋那么大,咋就放心把闺女交到不大熟悉陌生男人手里,难道就不怕人家把自家闺女拐去卖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心里虽然一堆的事儿,可是当着自家奶奶的面,若绯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强硬,于是收敛的情绪,默默冲李进军点了点头,轻声唤道:“李叔叔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李进军没说话,只是几不可微见地点了下头,脸色依然难看得紧,不过大抵跟若绯一样,不想在老人家面前暴露,所以还是略有收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汪美云倒也没在意,只是看到若绯手里的鱼,不禁皱起了眉头,忍不住叨唠:“哟,这是跟思言一起出去钓鱼了?好大的鱼啊,思言这孩子每次都把鱼给了你,他妈可是好大的意见,你以后可别再拿鱼了,免得他妈到我跟前说些不中听的话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句实在话,他们家也不缺鱼吃,只是潘思言那孩子也不知道咋回事儿,每次钓到鱼都往自己家里送,孩子是好心,可是他家的大人却是看不过去,每每总要找她理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胡乱点了点头,顺手把鱼递给了自家奶奶,此刻她有些心乱如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收拾收拾,我们走?!崩罱淅涑錾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说,汪美云也出声附和:“是啊,小绯,你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,已经放到小李车上了,要不还是吃顿饭再走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后面一句自然是对李进军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李进军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,路上随便买点面包解决,时间上有些赶不及了,本来时间就不大宽裕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走吧,我自己可以坐船去魔都?!比翮吵嘶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汪美云立马一脸不赞同地看着若绯,“瞎说什么,你爸妈是托了小李多大人情,人家才特意拐过来接你,你怎么反而拿起乔了?平时挺懂事的个孩子,今天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郁闷,其实她家奶奶的心思,她哪里不知道,她爸妈托了李进军人情,不管她走不走,这情总归是欠下了,另外有熟人带着她,家里也放心,另外一个则是为了省钱,她自己去魔都总归是要花钱的,这坐免费的车子不用花钱,老一辈人艰苦了一辈子,各方面自然就要节省一些,虽然若绯爸妈挣了不少钱,可是她家奶奶依然节约得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,我等下还要去趟江城?!崩罱卑椎乜?,那意思就是没时间跟若绯磨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晕车?!比翮尘褪遣幌敫罱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可把汪美云急坏了,忍不住责备道:“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事?人家小李连饭都没吃,就赶着出任务,你还磨蹭什么?赶紧上车,要是让你妈知道了,还不得揍死你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若绯就没见过这么把自家孙女往坑里推的奶奶,就算不是亲的,也不能这么干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无奈最终若绯还是被汪美云给逼着上了车,李进军一副公事公办的也上了车,然后动车子往外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坐在车上的若绯生着闷气,一言不,不过当车子调头后,开到潘思言家门口的时候,若绯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没有跟潘思言道别,很想开口让李进军给自己几分钟,最终却也没开口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人肯定是不肯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汽车驶出村子开到柏油马路上,两个人谁也不理谁,弄得车里的气压平白比外面低了不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李进军心烦气躁地开着车,心头一股怒火烧着他,即使明知道惹他这么火大的人就坐在后面,他也不能泄出来,就算这么生气,还是顾忌这后面的人会被吓到,所以这股火最后就化作他踩油门的动力,亏得这个年代车少,另外李进军的车技不错,否则都不知道要生多大悲剧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坐在后面的若绯初开始还在生闷气,可是坐了一会儿,就有些不对头了,她说的晕车倒不光是借口,原本前世就有这么个毛病,这一世虽然好一些,可是被李进军这么一飙车,结果胸口就一阵阵闷,胃里隐隐翻滚着。

      http://www.dfc722.club/sougou/142/142438/38537517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北京赛车pk10 www.dfc722.club。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dfc722.clu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