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最后是你》全文阅读,《最后是你》txt全集下载,周玖玖的小说 2018-03-28
  • 急眼!巴坎布抱摔肘击对手 一脚射门却不着边际 2018-03-28
  • 医毒双绝:魔帝的音驭兽妃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跑男之神级摄影师最新章节,跑男之神级摄影师全文阅读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澜沧江-湄公河青年友好交流活动开幕 2018-03-28
  • 十佳农民,现代农业追梦人 2018-03-28
  • CBA季后赛:斯隆回归 宏远客场大胜卫冕冠军 2018-03-28
  • 这些5A景区门票价格,今年有望降下来!(附部分景区票价) 2018-03-28
  • 快穿之女配黑化吧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全文阅读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张涿张家口管理处指导黄帝城收费站安全生产工作 2018-03-28
  • “长跑”才能“领跑”莫让质量问题成为领跑者“鞋里的沙子” 2018-03-28
  • 国足“中国杯”大名单公布 恒大共有8将入围 2018-03-28
  • 民大学子寄语两会:希望家乡和祖国越来越好 2018-03-28
  • 第八章 抛尸庙下(3) 2018-03-28
  • 简直是在侮辱我们智商!三八步枪可以扫射、大和号开进长江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赛车pk10 > 贞观唐钱 > 第九百一十章 白泽纹绣

    第九百一十章 白泽纹绣

      钱洛撒谎了,他存有的石油不只几百桶,而是有上千个膝盖高的木桶,钱洛本以为钱欢只是胡闹,但是当公输闻找到他的时候,他将钥匙交给了公输闻,莫说一通杀十人,十桶杀一人钱洛都甘心将所有拿出,他不是不信任钱欢,而是公输闻的能力摆在眼前。

      如果在大唐,公输闻的所做的一切完全可以封官进爵,但是他似乎对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不敢兴趣,对战争以外的器物不感兴趣。

      他公输闻才是一个真真切切的战争贩子,他喜欢看着那些出自他手中的利器在战场屠杀敌军的场面,那种让他热血沸腾,不能自已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钱欢很早也发现了这一点,有的时候挺担心公输闻会因为太激动而休克的。

      一场雨中大火震惊了所有人,西域将士正在像将领汇报。

      “将军,前方出现妖火,那火犹如跗骨之蛆,沾染在身上便无法去除?!?

      西域将领大怒,挥手一记耳光扇在这将士的脸上,放声嘶吼。

      “放屁,大雨天怎会有出现。?!?

      妖火两字未出,他已经无法开口,他身后出现了一个年轻人,这个跟随他十年的年轻人一脸微笑,手中的短剑已经刺穿西域将领的胸口。营帐中的所有人都惊呆了,他们看着眼前这不可置信的一幕,这年轻人跟随了这名将士十余年,为何会在此时出手暗算。

      不等西域诸将开口,这年轻人松开手中的短剑,不去理会那双眼满是悲伤西域将军,而是轻轻退下了上身的衣衫,将后背展露给营帐中的诸将领。

      众人看着此人背脊之上的纹绣纷纷好奇,淡蓝色的纹身是一只像羊像鹿的神兽,生有双翼,后尾犹如祥云,身上的长毛也有如祥云一番,与此同时,营帐中突然有人起身,有西域的将领,有将士,有负责朝将军起居的杂兵。

      众人聚在一起,同时推下上身的衣衫,这十几人的背脊都纹着这不知名的神兽。

      就在此人突然有一人发出一声尖叫。

      “这是白泽,大唐的神兽,大唐钱家家主钱欢字白泽,他们皇帝钦赐的字?!?

      明卫的将士笑了,为首便是那出手杀人的年轻人,上前拔出死去的西域将军身上的短剑,轻轻擦拭尖峰,微笑道。

      “直言我家侯爷的名字,你配么?你们不断刺杀我家侯爷,今日也让你们尝尝被刺杀的滋味?!?

      营帐中血光飞溅,西域的将领不断嘶吼呼喊援军,但却逃不掉被虐杀的命运,这群钱家的刺客出手十分狠辣,能一击毙命绝对不会手软,尤其那两三个女人,往日可是他们的枕边人,此时出手更是狠辣。

      刺眼,拔舌。

      明卫的人要让西域的人知晓惹了钱家是什么样的结果。

      营帐外已经被西域的将士包围,那年轻人手持短剑,一脸微笑的缓缓走出营帐,他无名无姓,明卫代号微笑,身后的十几人分别哭泣,悲伤,欢乐等表情为名字,他们这支小队名字为喜怒哀乐,微笑出自聚缘凯隆,而手下的人则是他负责招募的人。

      除了微笑,这十几人不曾见过他们的主子钱欢,不知他们的任务是什么,直到有一日微笑告诉他们,是时候汇报侯爷了,等了数年,这是他们第一次动手,也是唯一一次动手,他们没有活着离开西域军营的能力,在千万人的包围下,任何人也走不出这里。

      西域营帐中,十几名男子赤裸这筋骨在雨中厮杀,三个女人只穿着一个胸围子,他们将背脊上的纹绣展露给围剿他们的将士。

      出手杀敌,落伤,反杀,身死,倒地。

      不断有人倒地身亡,直到最后一个微笑轻笑趴在地上,临死前的表情是满足的,嘴角带着微笑。他们完成了家中传来的命令,从刺杀开始到身死结束,他们不曾让背脊落下一点伤疤,宁愿正面被砍伤也不会吧背脊展露过给敌人。

      从成为明卫将士的那一日,他们便要随时准备为钱家赴死。

      在成为钱家族人,刺上纹绣的那一刻,他们便要记住,就是死,也不能让背脊上的纹绣落下一点伤痕。

      西域的后营混乱,负责指挥的将领被杀了大半,但前方的将士还不知发生了什么,是撤退还是等着眼前的这燃烧的烈火熄灭,但他们不知,他们的噩梦还是没有结束。

      “平康候,衡山候,疯小七速速带人撤退?!?

      公输闻的声音再次响起,长孙冲伸手将两个把头插在水中的家伙提起,迅速撤退,而疯小七在撤退的同时一直在想,为何公输闻的声音会这么大?

      在他们撤退的同时,一道震天的声响传出。

      火药。

      西域的将士懵了,不说下雨的时候火药不会发挥功效么?不是说下雨的时候不会被这旱雷所杀么?眼前这是什么?

      一枚枚火药被投入烈火之中发出一道道震天的声响,烈火中分出锋利的铁片,西域的将士想躲,可人太多,将退路堵的死死的,无法离开这个雨中的地狱。

      公输闻趴在远处的高台上,身旁有一个更高的却让他没有办法安心,但是在这火药爆炸之后,公输闻一跃而起,潮红的面孔在暴雨的冲击下显得异常狰狞,他成功了,他将这石漆混合提炼的精油,钱欢说是汽油的东西混在一起当真能让着大火在雨中燃烧片刻,之后在将火药用油纸包好投入烈火中真的能爆炸。

      在公输闻兴奋的时候,一道天雷袭来,将他身旁那比他高出许多的木塔击碎,公输闻顿时冷静,慌忙的爬下高塔。

      实验成功了,他也没有想留在这里的意思,战斗的输赢他不在乎,只要的他的东西能发挥作用就足够了。

      西域营帐中,十五具尸体摆在艾布***的面前,十五只白泽纹绣展露在他的面前,不用人解释,他以经知道这十五人是什么人了。

      钱欢啊钱欢,起初我从未将你放在眼中,此时看来,荒漠中你是最危险的一个,你不死当真是拿不下这荒漠啊。

      心中的感叹让艾布***长叹了一口气,随后猛吸一口气,放声嘶吼。

      “讲着十五具尸体选在钱欢的面前,所有将士随本将军出征,势必斩那钱欢头颅,为我西域十几万将士复仇?!?

      钱欢杀了太多的西域人,单单他坑杀的那十万在西域人的心中就已经罪不可恕。

      http://www.dfc722.club/sougou/177/177467/38533969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北京赛车pk10 www.dfc722.club。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dfc722.clu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