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最后是你》全文阅读,《最后是你》txt全集下载,周玖玖的小说 2018-03-28
  • 急眼!巴坎布抱摔肘击对手 一脚射门却不着边际 2018-03-28
  • 医毒双绝:魔帝的音驭兽妃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跑男之神级摄影师最新章节,跑男之神级摄影师全文阅读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澜沧江-湄公河青年友好交流活动开幕 2018-03-28
  • 十佳农民,现代农业追梦人 2018-03-28
  • CBA季后赛:斯隆回归 宏远客场大胜卫冕冠军 2018-03-28
  • 这些5A景区门票价格,今年有望降下来!(附部分景区票价) 2018-03-28
  • 快穿之女配黑化吧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全文阅读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张涿张家口管理处指导黄帝城收费站安全生产工作 2018-03-28
  • “长跑”才能“领跑”莫让质量问题成为领跑者“鞋里的沙子” 2018-03-28
  • 国足“中国杯”大名单公布 恒大共有8将入围 2018-03-28
  • 民大学子寄语两会:希望家乡和祖国越来越好 2018-03-28
  • 第八章 抛尸庙下(3) 2018-03-28
  • 简直是在侮辱我们智商!三八步枪可以扫射、大和号开进长江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赛车pk10 > 他的独占欲 > 99.099 我不吃醋

    99.099 我不吃醋

            呐,  你知道吗,  真正相约的时间是明晚十二点噢?! 』刮闯と莱莸乃?  每次吃东西都是直接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它现在一直住在海滩旁,那个小山洞它自己跳不上去,陈落珩便在下面用叶子给它铺了一个小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灰狼很听话,从不乱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如果睡觉的话,  它会一直守在下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起初还怕火,后来就习惯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毕竟山洞前每天都要生火烤肉,  小野来的时候它特别兴奋,嘴里叼着空瓶子找他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小野不懂它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接过空瓶子,朝远处扔去,小灰狼飞快的冲过去,  咬住后又跑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野瞬间懂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惊喜的看着这个空瓶子,  就在陈落珩丢出去第二次的时候,少年“嗖”得一下冲出去,甚至连小灰狼都没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愣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手脚并用跑得飞起,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用这么快的度奔跑,就像一只野生的豹子,正在追赶猎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这短短的抛物线的时间内,他精准无误的用嘴接住了降落的瓶子,蹲坐下身,  将瓶子扔到地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野似乎在思考自己的举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一只手横在胸前,  另一只手撑住下巴——他是在模仿小灰灰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野的模仿能力很强,  他经?;崮7鲁侣溏竦亩?  刚才看到小灰灰接瓶子的全过程,便不由自主的跑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现在的他会更善于思考自己的行为,而且,他一直都记得陈落珩用心的教他用双腿走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像人类一样行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野拿过空塑料瓶,他站起身,往回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步一步,他的身影被夕阳拉得很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来到了陈落珩的面前,伸出手,把瓶子递给了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接了过来,她现小野似乎在等待什么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唔,想了下,陈落珩夸赞道:“真棒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蹲到了她面前,他看着陈落珩一直抚摸小灰狼的头部,忽然就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茫然的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野把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部,低下头,嘴唇微微抿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忍不住笑了,她轻轻地揉了揉他的脑袋,重复道:“小野真的很棒哦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天的时间很快结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夜晚到来前,小野也要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走的时候,陈落珩和小灰狼一起目送他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的身影消失在灌木丛中,小灰狼咬着塑料瓶,微微歪过脑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它看向陈落珩,用头拱了拱她的手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它还想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灰狼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黏在陈落珩和小野的身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它非常聪明,从来不会在小野离开的时候跟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它和小野做了个约定,它要留在这里?;こ侣溏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之间的约定,就算是跨越种族,语言不通,也一样能够达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夜里下起了小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听到了淅淅沥沥的声音,第一反应是坐起身,看向小山洞的下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灰狼躲在树叶底下,一动不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轻轻地唤了一声,它抬起头,认真的看着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附近没有躲雨的地方,陈落珩害怕它生病,便跳下山洞,弯腰将湿哒哒的小灰狼抱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又赤脚爬上,用之前捡到的丝巾擦拭着双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灰狼趴在草堆上,这还是它第一次上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用丝巾擦了擦它的身体,小灰灰享受的闭上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镶嵌在山壁中的小山洞,也就只有一张单人床的大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上面铺着野草,登山包竖在里面,几瓶收集来的水也很小心的存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里气候无常,有的时候白天还是晴天,夜晚就下起了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般很快就会雨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重新躺了下去,看了看手表,凌晨四点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灰狼自己卧在角落里,尽量不碰陈落珩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里比下面好太多,至少不用淋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明天……小野还会来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不喜欢下雨天,因为下雨天行动很不方便,而且以前下雨的时候,小野就不会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登山包里还有压缩饼干,几瓶水也完全够喝,所以即使两天不来也没关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,心里还是隐隐的期待少年的出现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淅淅沥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整座岛屿除了下雨的声音,什么也听不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的心里却觉得无比安心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种下雨天有一个避雨的地方可以睡觉,也是一种平淡的幸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做了一个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梦到小野一个人在海边行走,浪花打在小腿上,他的身影很模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想喊他,但是她现自己说不出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梦里很着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追上去,少年却越走越快,完全把她抛在身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挣扎着想要醒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又感觉到额头痒痒的,她蓦地睁开眼,就看到小野正用一根野草,轻轻刮弄她的脸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野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梦里,小野似乎要离开她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醒来后,他居然就在身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陈落珩忽然就很想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已经习惯了小野的存在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这座无人岛屿上,小野是她唯一的朋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外面还在下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整座岛都灰蒙蒙的一片,雨水像断了线的珠子,漫天洒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远处的大海浪潮翻涌,一排椰子树在风雨中摇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天气就像小镇的春天,细雨绵绵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连空气都多了一丝惆怅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岛仿佛陷入了一个和雨有关的童话世界,与晴天完全不同,这个时候的荒岛更加神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坐在那里和小灰狼玩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路跑来,头全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在上来之前还特地去海里冲洗干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尽可能的保持干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陪在她身边的时候,小野会极力配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今天带来了两条鱼,放在了叶子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因为下雨的缘故无法生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将压缩饼干掏了出来,递给小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接过,塞进嘴里,腮帮鼓鼓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又捏了一点喂小灰狼,小灰狼只是闻闻,并不吃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吃了点,还好昨天吃的多,今天并不是很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现在是上午十点,阴雨连绵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山洞是最佳的避雨地方,小灰狼继续沉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索性掏出了日记,她放在地上摊开,从第一页开始缓慢的念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教小野学习了很多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陈落珩掏出日记的时候,他微微俯身,专注的盯着上面的字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的声音很好听,像泉水叮咚作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把自己进入荒岛后写的日记,徐徐读来,每一句话都念得很仔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对人类的语言充满了兴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尤其喜欢听陈落珩说话,他看着那些文字,一页页,全都记在心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日记的后面,有记载小野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听到的时候,眼里露出了一丝兴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页是昨天临睡前写的,陈落珩说,希望有一天可以得到救援,回到自己的故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野指了指最后的两个字,他一脸好奇的看着陈落珩——故乡?

            提到这个,陈落珩就有了很大的说话欲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中国,F城,我的故乡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在本本上,写出了“中国”二字。她指给小野看,小野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那里是一座十八线小城市,人口不多,风景优美。每年都会有很多旅客。那里有山有水,有地道的美食,如果你去的话也一定会很喜欢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很多次梦到自己回家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还在那所高中,她还没有毕业,书桌上堆满了复习资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高三的冲刺历历在目,她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学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次是要去巴西探望父亲,结果在路上遇到这种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难不死,必有后?!??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的鼻头微微酸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回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都想要回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视线渐渐变得模糊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忽然,一只手搭在了她的头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怔怔的抬起头,就看到小野那双明亮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像暗夜的星辰,又如初升的太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雨幕成了背景,陈落珩的视野里只能看到少年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温柔的低下头,轻轻地蹭了蹭她的额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好温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忽然伸出手抱住了面前的少年,她嚎啕大哭,将所有的委屈全部泄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流落荒岛二十天,她第一次放声大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习惯了凡事一个人抗,过早的独立让她总刻意和任何人保持距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的优秀与冷淡,让学校里所有的同性与异性都望而却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和除了家人以外的其他人,这么亲近过。短短的二十天,小野对她来说已经这么重要了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因为这天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下雨天的话,怎么哭,都没有关系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坚强也没有关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,她会和小野一直一直在一起。也许等哪一天,就会有人来接他们回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到了第二天的时候,雨停了,小野却没有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三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四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周过去了……小野不再出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一个人站在海边,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——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里,还残留着小野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野昏迷不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感到痛的时候也会皱着眉头,轻轻呜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陈落珩专注着做着手里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急救箱里的纱布用得差不多,这代表如果以后受伤了将会很棘手。

      http://www.dfc722.club/sougou/188/188119/38537518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北京赛车pk10 www.dfc722.club。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dfc722.clu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