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最后是你》全文阅读,《最后是你》txt全集下载,周玖玖的小说 2018-03-28
  • 急眼!巴坎布抱摔肘击对手 一脚射门却不着边际 2018-03-28
  • 医毒双绝:魔帝的音驭兽妃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跑男之神级摄影师最新章节,跑男之神级摄影师全文阅读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澜沧江-湄公河青年友好交流活动开幕 2018-03-28
  • 十佳农民,现代农业追梦人 2018-03-28
  • CBA季后赛:斯隆回归 宏远客场大胜卫冕冠军 2018-03-28
  • 这些5A景区门票价格,今年有望降下来!(附部分景区票价) 2018-03-28
  • 快穿之女配黑化吧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全文阅读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张涿张家口管理处指导黄帝城收费站安全生产工作 2018-03-28
  • “长跑”才能“领跑”莫让质量问题成为领跑者“鞋里的沙子” 2018-03-28
  • 国足“中国杯”大名单公布 恒大共有8将入围 2018-03-28
  • 民大学子寄语两会:希望家乡和祖国越来越好 2018-03-28
  • 第八章 抛尸庙下(3) 2018-03-28
  • 简直是在侮辱我们智商!三八步枪可以扫射、大和号开进长江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赛车pk10 > 快穿之风水大师 > 167.小哭包是朵霸王花(二十)

    167.小哭包是朵霸王花(二十)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天半之后就会恢复正常了,  请体谅哦,  么么哒!  谢卓盯着他的脚步,  估计好了方位时间之后,悄悄把爪里的东西往外一扔——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枚硬币骨碌碌滚到地上,由于手劲把握的太好,硬币竟然是直立着滚动的,  就那么刚刚好,恰恰滚到了龚涛下一步即将落脚的位置,  在他鞋底下一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本来在前面走的好好的,突然感觉到身后有风声,以他的本事当然不会被砸到,连忙紧急向前跨了两大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龚涛直接趴到了他旁边,  顺带撞飞了最近的一把椅子,  成功吸引了整个会议室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片刻的沉默之后,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来,虽然很快又咽回去了,还是让龚涛的脸一瞬间涨成了猪肝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:“这干嘛呢?祭祖都没必要这么拼吧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吐槽一句,直接从龚涛身上迈了过去,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龚涛平时的人缘也不太好,这时候没人过来扶他,只好狼狈地自己从地上爬起来,  扶好凳子坐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已经是第二次开这样的会了,  无非是由主管总结一下一周以来个人取得成绩,  再交代下下周有可能出现的变动,  很快就可以结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,碳素笔在会议记录本上随便勾勒出一个小熊的图案,旁边各空了老大的距离才有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倒不是空余的地方太多了或者要给没到场的同事留位置,而是所有的人都不愿意跟乔广澜离得太近,嫌他晦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毕竟和一般的直播不同,众所周知,“犯禁直播室”的主播平时要接触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,在乔广澜之前又已经死了四任的主播,是所有人公认最倒霉的频道,虽说工资相对高一点,观众的打赏也爽快,但一般不是穷到一定地步,不会有人吃饱了撑的愿意来这里,周围的人落座的时候,也生怕沾上一星半点乔广澜的衰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嫌不嫌的,乔广澜倒不在乎,直到听见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说:“我来晚了”,这才抬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听错,来的人就是崔如正,跟上回不同的是,他这次戴了一副眼镜,看起来似乎一下子文雅了不少。乔广澜看他的时候,他的目光也恰好同时向着这个方向扫过来,四目相投,崔如正冲他颔轻轻一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的表情就像看见有猪在天上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冷哼了一声,拽了乔广澜一下,乔广澜收回目光,小声道:“你干嘛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道:“没事,差点一不小心掉出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直接把他的脑袋也按到了衣兜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旁边有人小声说:“为什么咱们每次开员工会议,崔大师都会来?虽说他跟咱们有很多合作,但这到底也算是内部会议吧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正是乔广澜想问的,他立刻竖起了耳朵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惜另一个人的声音更小,他听不见了,于是掐了谢卓一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:“……他说崔如正是这个公司的股东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惊讶地说:“就他那屌丝样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小声说:“那个人也这样说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忍不住又看了崔如正一眼,突然觉得他也不是很屌丝,或者说不像上回见到的时候那么屌丝,虽然脸还是那张脸,但换了身衣服戴了副眼镜,好像连气质都不一样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种违和感又涌了上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会议开了一上午,大家都听的饥肠辘辘,会议刚刚结束就都走了个干净,乔广澜满手都是碳素笔油,把谢卓和会议记录本都放回了直播室,拍拍他的头,说了句“我洗洗手去”,就转身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门一关,谢卓立刻站起来,跑到乔广澜的会议记录本旁边,迅把他刚才画了小熊的那一页撕下来,折了几道,塞进自己背带裤前面的小兜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心满意足地按了按自己的小兜兜,防止“心上人为自己的画的画像”不小心从里面掉出来,又按捺不住心中好奇,忍不住翻了翻乔广澜记录本前面的内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一页胡乱画着一个小王八,全身上下都是由最简单的线条组成,勉强看得出来形状,身上写着“路珩”两个字,王八身上被笔尖扎了好多小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恨之深也是爱之切的一种,一定要保持微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在过去那个世界,曾经被乔广澜的祖师,风水界的泰斗童恪先生亲口称赞过,说他“神采翩翩,仪容出众,言谈潇洒,风度绝佳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风水界中,他所属的长流派和乔广澜的意形门一直分属两个不同的派别,并不断地明争暗斗,都想占据第一门派的位置,但也恰恰是如此,来自对立面的真心赞扬才显得更加宝贵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这种潇洒,这种风度,每次遇到乔广澜的时候总能轻易地化成一股轻烟,咻地一声烟消云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王八蛋在后面的几页里画的全都是各式各样的卡通美少女,凭着谢卓为数不多的童年回忆,基本上可以辨认出水冰月、百变小樱、雅典娜几位……哦,这个也认识,樱桃小丸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从衣服上的褶皱到飞扬的梢都勾勒的十分细致,乔广澜画这几位的时候,可比拿笔尖扎他走心多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心里其实很想把这几页都撕下来放到脚下踩踩踩,或者至少也得把乔大爷的众位美人都画上胡子才甘心,但他想来想去,过去破罐子破摔也就罢了,换了新身份之后好不容易捡了几天好脸色看,实在不舍得破坏,最后也只好闷闷地合上小本,自己独自一熊寂寞地跑到一边缩着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冷不防门砰一下打开,乔广澜匆匆冲进来,抓起他就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:“……私奔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道:“崔如正就在楼下,跟我去偶遇一下大师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谢卓出门,正好崔如正顺着楼梯向上走,乔广澜轻轻一抛,把谢卓扔到了楼梯的拐角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崔如正经过,谢卓就躺在他的脚边,他一步步地走了过去,没有半分停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已经明白了乔广澜的意思——崔如正如果真的是因为喜欢毛绒玩具才收藏的,怎么也会注意一下可爱的他,但是对方丝毫不感兴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你就这样把我扔出来合适吗你?!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满脸笑容的从楼梯上走下来,跟崔如正打了个招呼:“崔大师,你好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崔如正的目光从镜片后面落到乔广澜的脸上,冲他微微颔,笑着说:“乔主播,你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略微一顿,口吻中透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欣赏和热切:“乔主播的脸,真是美丽……身材也很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明明是一个乏味的中年男人,但他的目光之中却似乎带着一种香甜的危险,话的内容虽然暧昧,可神态语气却让人觉得他不像是在夸奖,而像是垂涎着什么美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躺在地上装死,觉得牙痒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一反常态,没有进行反击,只是同样笑了笑,道:“崔大师过奖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走上前,说:“我把东西掉在这里了,崔大师,麻烦你让一下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崔如正这才看见自己脚边的谢卓,目光一闪,弯下腰,似乎想要帮着乔广澜捡起来,恰好这时候乔广澜同样弯腰,两个人的头撞在一起,崔如正的眼镜一下子落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捡眼镜,而是猝然起身,捂着脸后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一顿,把地上的眼镜捡起来递给他,崔如正不接,猛地盯向乔广澜,指缝中透出的目光锐利而又阴刻,整个人的气质仿佛瞬间生了变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的心里顷刻间闪过很多的念头,但他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显露出来,重新把眼镜往前一递,唇角微翘:“大师,你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崔如正慢慢放下手,去接自己的东西,乔广澜的目光飞快往他脸上一扫,只不过少了副眼镜而已,还是那个人,还是那张脸,他没现有任何值得崔如正反应这么激烈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崔如正戴上眼镜,冷声道:“下回小心一点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完之后扬长而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目送他的背影,微微眯了下眼睛,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轻松笑意:“好了,咱们也回家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谢卓安慰道:“不要跟这种人生气。今天在会议室门口,那个龚涛就是我绊他的!下次遇到崔如正,我还这么干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看他,为了给心上人安全感,以及证明自己高大伟岸的灵魂,谢卓挺了挺胸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点了点头,轻斥一声,拍了三下巴掌,随着他的击掌声,许多如同刚才那个老兵的光点争先恐后向着大树的方向涌过来,绕树一圈之后一一消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刚才天空中巨大的黑影名叫镇地灵,有它在,这片土地上的孤魂野鬼谁也甭想投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直到乔广澜收伏了凶灵,再提供了前往投胎的捷径,对于这里的死者来说,才算是得到了一个解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总有些地方让人觉得不那么对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回头,奇怪地看着??担骸澳阄裁疵蛔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??得蛄嗣蜃?,没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绕着他转了一圈,研究性地捏了捏??档难骸澳恪皇潜簧账赖??也不是被鬼吓死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??担骸啊婺?,别乱捏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本来都把手拿开了,听见这句话立刻又捏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??担骸啊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默默咽下一口老血,就听到这个讨厌的小子说:“啊,我知道了。你不记得生前的事了,其实你不是这个年纪死的,死后魂体不怕阳光,可以慢慢长大,却无法投胎,跟其他的小伙伴都不一样……名字自己起的吧?略俗,配不上你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??低芽诙觯骸澳阍趺粗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道:“最爱你的人最懂你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??担骸啊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送给对方一个铿锵有力的“呸”,就看见乔广澜突然打了一个响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随着对方的这个动作,??笛壅稣龅诳醋潘氖种衅究粘鱿至艘话寻坠饽鄢傻睦?,招式行云流水,直接划向自己的咽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第一个念头是“我死了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念头是“鬼也能被杀死吗”?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三个念头是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??担骸啊以趺椿姑凰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悠然道:“置之死地,方能后生,你之前是活鬼,现在才是死鬼,身上没有生气,地府不会拦你投胎了……你还呸我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??嫡庋那榭?,是明明阳寿未尽,直接被人把魂魄从身体里拽了出来,所以既不能投胎,又不能复活,不人不鬼的混了这么多年,早就已经腻歪透了,实在没想到自己还有能投胎的一天,简直怀疑是自己在做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想跟乔广澜说点什么,身体已经变得轻飘飘,人形消散,化成了和刚才无数人一样的光点,向着半死槐飞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??得话鸦八党隼?,乔广澜也没等,拍拍手走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做事从来凭心情,别人恨他他不在乎,别人道谢他也不稀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结束工作回家,哼着小曲上楼,用钥匙打开房门回家,跟他订过契约的鬼魂不在,不知道跑哪里嘤嘤嘤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疲惫地摘下书包,随便往沙上一扔,自己也跟着瘫在了旁边,还没有好好休息一下,就听见一个声音传来:“哎呦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什么玩意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识地把手按在腰间,按了个空,才想起来身上已经不像原来随时带着法器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再没有别人了,但奇怪的是,乔广澜的玉简没有示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皱了皱眉,开口说话:“谁???给我滚出来,别在这装神弄鬼的消遣你大爷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这样一开口,刚才那个声音反而不说了,但乔广澜分明听见沙另一头传来了“咚”地一声,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,觉得声音好像是从自己的书包里出来的——按说里面只有几本书和一件牛仔外套,都不像是能叫唤的玩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不动声色地拽住了沙罩,三、二、一——猛地用力,将那个书包罩在了里面,跟着一通暴打:“什么玩意儿?出来!出来!再不出来打死你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等、等一下!阿澜!我在你书包侧兜里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?还有书包侧兜是什么鬼,如果没记错的话,那里只有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觉得自己刚才的收听方式可能有点问题,但虽然这样怀疑着,他还是打开沙罩,拿起书包,从侧兜里掏出了一只……紫色的毛绒小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熊在他手心里蹬了蹬短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用两根手指捏着小熊的耳朵,小心翼翼把它提起来,摆成坐姿放在自己的手心,放到眼前打算看个仔细——不然乔广澜实在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同时出了问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熊直勾勾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,它那双用塑料做成的黑色小眼睛不像普通的玩偶一样呆滞无光,而是多了一种专属于人类的神采,昭示着这东西真的有了生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乔广澜总觉得它的眼睛有些雾蒙蒙的,看起来就好像要哭了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熊是怎么叫的来着?他试探道:“嗷呜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:“……”刚才真是脑子抽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他眼神复杂的注视下,小熊终于开口说话了,它的声音中带了颤音,乔广澜觉得应该是紧张,耳朵上的蝴蝶结也有点歪,估计是刚才被自己给打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即使原本见惯了各路妖魔鬼怪也没有什么人性,但面对着对方娇小的身躯、憨厚的眼神、覆盖着绒毛的面庞……乔广澜还是觉得严刑逼供的话,略微有点下不去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大师喜欢可爱的东西,如果这只小熊是粉色系,那一定会更加得他的欢心,只不过知道这一点还没有被灭口的人,估计不多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一根手指,小心翼翼地戳在对方的脑门上,小熊的身体微微一抖,没有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有一丝灵识,说明这个熊不是被什么人操控着来跟他对话,是真的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凡什么精怪,就算是要修炼的话,也应该是先天就有血有肉有生命的东西,他虽然是个风水师,却也从来没有见过布做的玩意都能成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也太科幻了!怪不得它会被装进罐子里,还用镇地灵镇着,这个的确有点可怕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哎,说说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匪夷所思:“你是……什么生物?熊精?毛绒精?你肚子里这黑心棉上面,是不是沾染过什么劳动人民的鲜血,然后你就活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熊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紧接着又摇了摇头,进行了自我否定:“……不对,要是真的成了精,不能长成你这模样,有点太憨厚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想起了玉简上“泻水置平地”那五个字,觉得心里隐约捕捉到了什么,念头却又不大清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琢磨的时候,小熊一直凝视着对方漂亮的面庞,好不容易才挪开目光,压下心里的激动,缓缓道:“之前的事情我都忘记了,但是我觉得,我大概是一个神仙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出于礼貌,他好不容易把即将爆的大笑咽了回去:“我能知道是什么让你做出了这种判断的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熊陷入了思考,这个还真的没法解释,就是一种感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倒霉催的遭了雷劫之后,没过多长时间他也就想方设法跟着来到了这个世界,匆忙到连事先了解情况的时间都没有。本身就是穿越到一个新的世界,没想到穿越之后居然还变成了这么个玩意,简直两眼一抹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今天刚刚清醒过来的,脑子里的记忆还没有恢复,但可以隐隐感觉到有很强的法力封印在自己的身体里,估计恢复记忆和法力都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这些应该怎么给乔广澜证明呢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反正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穿越之前的真实身份,就凭着阿澜对他的仇视程度,就算不会被开膛破肚,拔光了毛挂在窗户上晾个几天几夜这种事,他也绝对做得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熊想来想去,低声念道:“乾为天,天风姤,天山遁,天地否,天泽履,天雷无妄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是《卦变歌》中的口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脸上的笑意顿住,能够念出这个口诀的,肯定是行家,这么说来,小熊即使不是神仙,人话说的这么溜,弄不好也得是个龙的传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——他觉得这个文质彬彬的说话方式讨厌的非常眼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乔广澜忍不住问:“你……变成熊之前,认识我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当然,即使他们真的去拿起电话了,乔广澜也完全有这个电话根本打不出去的信心。

      http://www.dfc722.club/sougou/189/189303/38536718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北京赛车pk10 www.dfc722.club。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dfc722.clu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