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最后是你》全文阅读,《最后是你》txt全集下载,周玖玖的小说 2018-03-28
  • 急眼!巴坎布抱摔肘击对手 一脚射门却不着边际 2018-03-28
  • 医毒双绝:魔帝的音驭兽妃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跑男之神级摄影师最新章节,跑男之神级摄影师全文阅读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澜沧江-湄公河青年友好交流活动开幕 2018-03-28
  • 十佳农民,现代农业追梦人 2018-03-28
  • CBA季后赛:斯隆回归 宏远客场大胜卫冕冠军 2018-03-28
  • 这些5A景区门票价格,今年有望降下来!(附部分景区票价) 2018-03-28
  • 快穿之女配黑化吧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全文阅读,快穿之女配黑化吧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张涿张家口管理处指导黄帝城收费站安全生产工作 2018-03-28
  • “长跑”才能“领跑”莫让质量问题成为领跑者“鞋里的沙子” 2018-03-28
  • 国足“中国杯”大名单公布 恒大共有8将入围 2018-03-28
  • 民大学子寄语两会:希望家乡和祖国越来越好 2018-03-28
  • 第八章 抛尸庙下(3) 2018-03-28
  • 简直是在侮辱我们智商!三八步枪可以扫射、大和号开进长江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赛车pk10 > 代汉 > 第四十五章 幽冥路寒,望君珍重

    第四十五章 幽冥路寒,望君珍重

      牧野大营。

      叶昭并未采取四面合围的对策,在获得河内粮草支援之后,叶昭在被王芬占据的大营之策,又立了一个营盘,相对于原本的营盘,这次叶昭所立的营盘要小不少,毕竟就算加上丁力、赵云带来的援军,叶昭如今手中的兵力也不过五千出头,兵力远少于王芬,并不具备围困的能力,分兵只会让王芬易于突围。

      “文祖!”中军帅帐之中,周旌急匆匆的来到王芬身前,神色凝重。

      “坏消息?”王芬的头发有些蓬乱,双目遍布血丝,叶昭这两天并未急于进攻,而是选择了结营对峙,但王芬这两天却没怎么合眼。

      叶昭如此做法,他可不认为叶昭是想放他一马,这可是弑君之罪,他与叶昭有些关系,但这一次,事情闹得太大,最重要的是,作为此次事件的发起人,如今事败,他自然要承担主要责任。

      周旌看着王芬憔悴的面容,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,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与王芬说。

      “说吧?!蓖醴铱嘈Φ?,他大概能想到如今的局势。

      “粮草被断,魏郡、赵国各地官员、豪强纷纷与我军撇清关系,甚至主动给叶昭送人送粮,我军……已经被孤立了,如今叶昭正在营外派人轮番喊话,煽动营中将士,如今人心浮动,怕是……”周旌看着王芬,涩声道:“大势已去?!?

      “大势?”王芬哂笑一声:“两天前就没了?!?

      从叶昭救出刘宏的那一刻起,他们的大势就已经告终,如今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,空有上万兵马,但此刻这上万兵马是否还会听他们命令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    “那叶昭丝毫不念旧情,还有那许攸,端的不为人子!”周旌恨恨的道。

      若非许攸见势不妙直接开跑,他们能够及时得到消息,情况未必会变得如此糟糕。

      “修明做的没有错,各为其主而已?!蓖醴铱嘈ψ乓×艘⊥?,这事还真怪不得叶昭。

      “都这等时候了,你怎还在为他说话?”周旌怒道。

      王芬摇了摇头,现在的叶昭,哪还需要他说什么话,此番回洛阳之后,或许官职不会再有提拔,但在洛阳的地位,只要刘宏在一日,便无人可以撼动。

      “报~”一名小校狼狈的从门外闯进来。

      周旌面色一冷,怒哼道:“没规矩!”

      王芬摆了摆手,看向小校道:“何事惊慌!”

      “北门校尉张礼开门投降,敌军已经杀进来了!”小校冷冷的瞥了周旌一眼,对着王芬躬身道。

      “什么???”周旌大惊,怒道:“背主之奴……”

      “够了!”王芬站起身来,正了正衣冠道:“我等如今是叛逆,不投降,难道还要于我等陪葬不成?”

      “可……”周旌不甘,这种被背叛的滋味,可不好受。

      “该降的,都降吧!”王芬站起身来,看着小校笑道:“诸位此时还愿陪伴王某,王某已感激不尽,不必再陪王某枉送了性命?!?

      “主公,我……”小??醋磐醴?,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。

      “去吧!”王芬摆了摆手,脸上带着几分解脱。

      “文祖,我们还有上万兵马,远超那叶昭,未必没有一战之力!”周旌见小校转身走了,不由大急,看向王芬道。

      “你我皆非知兵之人,此前三万大军夹击,都险些被叶昭击溃,如今只余万人,且并无战心,如何挡得住这位名将?”看着空荡荡的大帐,王芬正了正自己的衣冠,又取来梳子将蓬乱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扭头看向周旌道:“文房,我衣冠正否?”

      “文祖兄,你这是……”周旌皱眉道。

      “我等士人,就算是死,也该死的体面些,再说,故友再见,若是蓬头垢面,岂非失礼于人?”周旌苦笑着看了看自己满是污垢的衣物,摇头叹道:“可惜这衣冠不太整洁,但愿修明莫要介意?!?

      王芬仿佛不是要去赴死,而是真的要去见多年未见之故友一般,周旌突然感觉鼻子有些发酸,狠狠地点了点头道:“文祖兄所言不差,便是死,也不能失了我士人风骨?!?

      说着学着周旌的样子将自己整理了一番,营帐外,不时会传来厮杀声,然而却并不猛烈,不多时,密集而整齐的脚步声从帐外传来,小校从门外进来,对着王芬道:“主公,人已经都散了?!?

      “你为何不走?”王芬看着小校,此人算是自己心腹,但在王芬的众多心腹之中,却并非得王芬重视的那种,否则也不会只是一员小校。

      “末将无牵无挂,主公待我不薄,末将愿誓死追随主公?!毙⌒9淼?。

      “何苦?”王芬看着这员小校,突然尴尬的发现,自己竟然不记得对方的名字,摇头叹道。

      “末将虽未读过书,却也知忠义二字,主公对我有恩,如今末将不能护卫主公突围,已是失职,若此时离开,与那禽兽何异?”小校笑道。

      周旌看着小校,耳根子突然有些发热。

      “文祖公,可否出来一叙?”营外,叶昭那清朗的声音响起。

      周旌面色一变,王芬却是坦然自若,大步朝着营帐外走去,周旌二人也连忙跟上。

      营中的厮杀声并未停止,只是很淡,让王芬三人意外的是,帅帐之外,并无兵甲林立,只有叶昭一人立于帐外,在他身侧是一员铁塔般的汉子以及二十岁左右的英武少年。

      “文祖公,昔日邺城一别,不想今日再见时,却是这般境况?!币墩烟鞠⒁簧?,看着王芬笑道。

      “修明却是越发丰神俊朗起来?!笨醋乓墩牙饨欠置鞯难?,王芬不禁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叶昭时,虽然当时叶昭已经成熟稳重,但脸上却是还带着几分稚嫩,如今那份稚嫩却是不再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份难以言喻的淡定从容。

      “叶修明,刘宏宠信奸佞,致使天下大乱,如今你助纣为虐,不怕成为千夫所指么?”周旌看着叶昭,咬牙切齿道。

      “叶某素来行的端,坐的正,我自问心无愧,至于他人如何看我,也由他!至于朝政如何,叶某一介武夫,不便妄议朝政?!币墩训纳酥莒阂谎鄣?。

      “修明若是一介武夫,怕是要让天下士人无地自容了?!蓖醴倚Φ溃骸翱上Ы袢漳阄以倩峋故钦獾染晨?,否则,芬却是想与修明痛饮一番?!?

      “今日也可?!币墩岩簧焓?,自有两名亲卫跑出来,拎着一坛酒和酒觞送到王芬面前,然后退下。

      “昭往日颇受文祖公照拂,只是今日之势,除了给文祖公一个体面地死法,昭也做不了太多,公死后,昭会为文祖公安葬,却无法为公立碑?!币墩呀庸湮さ莨吹木铺?,拍开封泥,对着王芬道:“先干为敬,黄泉路寒,此去幽冥,望君珍重!”

      说完,举起酒坛一仰脖子,狠狠地灌了一口。

      “修明能做到此,芬已知足?!蓖醴倚ψ啪倨鹁契?,为自己满上,对着叶昭遥遥一敬,仰头将觞中酒一饮而尽。

      “好酒!将死之人,能尝此等美酒,死无憾也!”王芬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,给周旌倒了一觞道:“文房也饮一觞?!?

      “好!”周旌接过酒觞,一口饮尽,王芬又给那小校也倒了一觞。

      “谢主公!”小校将刀往地上一插,接过酒觞仰头一灌。

      叶昭看着三人,默默地闭上眼睛,身后,典韦取出一段白绫上前,大步走到王芬身后。

      王芬对着叶昭遥遥一礼,典韦一把将白绫套在王芬的脖子上,用力一勒!

      “主公!”小校见状便要扑上,叶昭身旁的赵云却已经抢上,一枪探出,刺入小校胸膛。

      王芬双手下意识的抓住了脖子上的白绫,脸色紫涨,双腿不断踢蹬,典韦已经得了叶昭的命令,双臂神力爆发,只听一声闷响,王芬双目圆睁,双手却是无力地垂落下来,已然气绝。

      周旌看着王芬的死状,心中一颤,不等典韦来杀,一把拔出宝剑,横剑自刎。

      叶昭看着三人的尸体,叹了口气,挥手道:“将之寻处地方下葬,将军中俘虏押送回洛阳,等候朝廷处置?!?

      “喏!”自有将领应命,派人将三人尸体抬走。

      “主公,这王芬、周旌等一众叛贼的家眷是否也……”方悦安排完军务,来到叶昭身边躬身道。

      “那是地方官吏的事情,我等是军人,只管打仗?!币墩涯克妥磐醴业氖灞煌献?,摇了摇头,看向方悦道:“这种功勋,我拿不了?!?

      “喏?!狈皆霉泶鹩σ簧?,告辞离去。

      “将军,这些人虽然反叛,然其家眷……”赵云听出了叶昭的意思,家眷最终还是难逃朝廷屠杀,心有不忍。

      “无辜?”叶昭看着赵云,摇头道:“其实也不算无辜,有些事情,是需要代价的,不是所有的事情,都能由一人去扛,能让他们有个体面的死法,已是我所能做极限?!?

      赵云闻言,默默叹息一声,没再多言。

      中平四年末,一场大雪,不知掩盖了多少鲜血与无奈。

      http://www.dfc722.club/sougou/196/196405/38535375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北京赛车pk10 www.dfc722.club。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dfc722.club